本篇文章2363字,读完约6分钟

曾经光秃秃的凤凰沟变成了美丽的风景。

人口扩张、工业发展、加速城市化...生态压力日益增大,环境破坏越来越严重。如果你想生存,修复迫在眉睫。贵州许多地方都有自己的方法来探索恢复一座山或一片水生态的可能性。

案例:光秃秃的山变了

梯田纵横交错,住宅隐约可见,到处都是果林,农舍客人爆满。通过实施小流域生态管理,赤水市天台镇凤凰沟发生了彻底的变化。

凤凰谷所在的凤凰村有3000多人口。它的经济来源主要依靠种植。2010年,该村农民人均年收入超过3000元。

“当时,整座山光秃秃的。庄稼将在三年和两年内不收割,山坡将充满暴雨和洪水。”村民明远华的记忆。

当地县水务局水土保持监测站站长傅表示:“凤凰村水土流失比较严重,治理前小流域水土流失面积占土地面积的38.11%

赤水市水务局投资500多万元,在凤凰沟实施了一个水土保持清洁小流域管理项目。该项目包括水系统改善、生态恢复和人类住区改善。

目前,凤凰沟流域年均水土流失量减少了29400吨,减沙率达到96%以上。多种措施可有效截留地表径流32.66万立方米,建设高产基本农田1.24万亩,发展经济林1300多亩,开办“农家”餐馆36家。

“我的农家乐生意蒸蒸日上。说到假期,我的总收入是每天2000到3000元。”一个农舍主人说。

维修案例导致新交易

几天前,贵州省人民检察院要求全省检察机关开展生态恢复工作。此案始于2014年湄潭县人民检察院处理的一起生态破坏案件。

2014年3月,湄潭县检察院发现新南镇林业站工作人员在审查起诉李某、姜某、安某等人毁林案件时可能存在失职行为。

调查发现,2013年12月,湄潭县新南镇林业站站长胡某接到消息,有人在大坪修建了一条道路,砍伐森林中的树木。胡某没有安排人员跟踪监督,也没有制止,致使20亩森林中的946棵树被砍伐。

2014年7月,包括胡某在内的两人因涉嫌玩忽职守被立案,并于10月24日做出有罪判决。

同年8月13日,湄潭县检察院分别向县林业局和新南镇政府发出检察建议,督促相关责任人员尽快开展生态恢复工作,并建议法院将生态恢复作为类似案件量刑的重要酌定情节。该提案被县法院、县林业局和新南镇政府采纳。

最后,胡向湄潭县林业局支付了16,598元用于植树造林,湄潭县法院从轻处罚。2015年3月,3000多棵水杉树苗被重新种植在裸露的林地上,长势良好。

事后,遵义市检察院发布《意见》,要求将生态恢复(补植绿化)作为审查批准逮捕、审查起诉、决定不起诉和量刑建议的重要酌定情节。

贵州省检察院将此意见转发给遵义市人民检察院原文,要求全省检察机关学习,切实做好生态恢复工作。

第一生态恢复令

近日,仁怀法院环境保护庭审理了火烧山毁林案,发布了贵州省首个生态恢复令,明确责令被告进行生态补偿和异地恢复。

2016年春,被告王牟某在仁怀市赫马镇水天村一个叫红山堡的小地方锄地,并烧除杂草准备耕地。在焚烧过程中,王某在耕地旁的山林中意外点燃了一堆火,占地6.6公顷。

庭审期间,仁怀法院环境保护庭发布“生态修复令”,责令王某进行生态修复,种植万株松树。王某积极履行法律义务。

据悉,仁怀法院环境保护庭为了依法惩治环境资源刑事犯罪,保护生态环境不受破坏,积极落实生态环境恢复实施意见,最大限度地弥补犯罪给环境资源造成的破坏性污染损失,加大个案探索力度,努力形成刑事制裁、民事赔偿和生态赔偿的有机结合。

政策:不欠新账户,还清旧账户

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复杂的地形,特别是喀斯特地貌分布广泛,贵州的生态环境十分脆弱,破坏后很难修复和恢复。目前,贵州石漠化和水土流失问题仍然相当突出。能源资源消耗强度相对较高,污染物排放强度相对较高,污水、垃圾处理等环境基础设施建设滞后,发展与人口、资源和环境的矛盾日益突出,已成为制约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主要瓶颈。

不欠新账,还旧账:贵州生态恢复的可能性

去年,贵州省委、省政府下发文件,要求深入推进生态文明第一示范区建设。深化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建设已成为时代发展的“必然课题”。

贵州提出,到2020年,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将取得重大进展。主要功能区布局基本形成。生态文明的主流价值观将得到广泛贯彻。生态文明建设水平将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目标相适应,产生一批具有全国典型示范作用、可复制推广的决定性成果。

届时,无公害、绿色、有机农产品在农产品中的比重将达到60%,县级以上城市的好天气数空气体质量指标将达到85%以上,水功能区水质达标率将达到86%以上,森林覆盖率将达到60%,石漠化治理总量将达到12600平方公里。

贵州认为,从源头上保护生态环境,最根本的是加快经济转型发展的步伐。积极发展新兴产业,推进传统产业生态化,加快生态文化旅游创新区建设。

在生态恢复方面,以加快推进乌蒙山-苗岭、大罗山-雾灵山生态屏障和乌江、南北盘江、红水河、赤水河、清水河、刘度河、草海等生态区和重点生态区为框架,以水土保持-水土保持区、石漠化综合防治-水土保持区等生态功能区为框架, 生物多样性保护——以重要河流上游的水土保持区为依托,沿着交通线路和河流湖泊绿化带进行网络建设。 建设具有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森林公园、地质公园、湿地公园、城市绿地、农田植被等重要组成部分的生态安全屏障。

不欠新账,还旧账:贵州生态恢复的可能性

开展石漠化综合治理,建设全国石漠化综合治理示范区。努力将全省1054万亩以上25度以上的坡耕地纳入国家扶持范围。实施78个县石漠化综合治理重点项目。“十三五”期间,将有142万移民搬迁。在适宜地区推广黔西南州青龙县草地畜牧业发展模式,促进人工培育草地的扩大,恢复喀斯特草地生态,防止草地石漠化和水土流失。

不欠新账,还旧账:贵州生态恢复的可能性

简而言之,贵州生态恢复的原则是:“坚持建设、保护、管理并举的原则,严格遵守环境底线,从严治源,加快突出生态环境问题的治理,不欠新账,不欠旧账。”

来源:卢森堡言论报中文网

标题:不欠新账,还旧账:贵州生态恢复的可能性

地址:http://www.longtansi.com.cn/news/37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