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2513字,读完约6分钟

3月23日下午,几张共用自行车挡住公交车的照片在网上广为流传:北京八王坟东站被成千上万辆共用自行车包围。不仅公共汽车站被许多自行车群占据,而且公共汽车的入口和出口也被封锁。

共享经济在深刻改变人们生活的同时,也带来了令人困惑和怀疑的问题。

根据国家信息中心共享经济研究中心和中国互联网协会共享经济工作委员会最近联合发布的《2017年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2016年中国共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约为3452亿元,同比增长103%。共有6亿人参加,比前一年增加了1亿人。

然而,一方面,共享经济似乎正在蓬勃发展;另一方面,滴滴快的合并后,由于成本上涨,受到了消费者的批评。共享自行车模式遇到了门槛低、易重复、管理难、盈利模式不明确等问题..一些批评者认为,当前的共享经济模式“更像是一种打着共享幌子的资本游戏”。

共享经济,只是看起来很美,下一个出路在哪里?

自行车汽车“共享”资本盛宴

除了mobike和ofo之外,各种红色、橙色、黄色、绿色、蓝色和紫色的共享自行车及时出现在市场上。在最繁忙的时期,北京的街道上平均每周都会出现新的共享自行车。

据相关媒体统计,至少有30个共享自行车的品牌加入了这个新战场。这30多家企业主要把自行车放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等地。3月1日,三辆共享自行车宣布融资完成。一是宣布完成夏令时牵头的4.5亿美元(31亿元人民币)融资,二是完成始于山西的白牌自行车和新成立的永安银行的首轮融资。

目前,mobike和ofo在规模和关注度方面仍然占据绝对优势。根据两家自行车公司公开披露的数据,融资金额已超过100亿元。

100亿元是什么概念?业内人士表示,中国一级市场的总投资约为每年500亿元人民币,其中两家公司获得了20%的投资。

在共享汽车领域,今年2月,共享汽车品牌“PonyCar”宣布完成5000万天使轮融资。今年3月,友友汽车宣布将停止运营,成为国内共享汽车行业第一个倒闭案例。接下来,分时租赁平台Bago Travel完成了1000万元的天使轮融资。

烧钱是前奏,技术服务是精髓

“我也不明白戴家头分享自行车背后的逻辑,至少我不知道它的利润点在哪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投资者告诉《每日科学》。

据公开资料显示,业内只有一家企业公开宣布在一些地区盈利,而其他企业仍然没有盈利的消息。

与此同时,共用自行车的破坏也很普遍,而安全监管也是短租领域的一大难题。专家认为,随着共享经济领域越来越广泛,代表共享经济的新商业模式、监管和法律之间的关系也在发生微妙的变化。今年6月,法国政府除了加强对Airbnb平台的监管之外,还对Airbnb征收了城市税。然而,目前我国网上短租行业仍处于灰色地带,监管机构对C2C短租模式在税收、安全、人口管理等方面的问题没有明确的答案。

在资本“共享”的盛宴中,共享经济的下一个出路在哪里

早些时候进入共享汽车领域的嘉宝旅游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李鲁宾也告诉《科技日报》,政策指导对于共享汽车的发展至关重要。在他看来,资本干预在更大程度上是空白人市场的教育和市场的成熟。烧钱的现状只是经济发展的前奏,并不是主流。最终,有必要回归服务和技术的本质,关注车辆质量、用户体验和技术能力。

在资本“共享”的盛宴中,共享经济的下一个出路在哪里

“从用户的角度来看,方便和安全是要实现的主要目标。共享车应能满足最后一公里的出行需求,并能被带到最近的地方,这就要求共享车必须是大型的。”李鲁宾说,要扩大规模,需要全面协调和统一调度硬件和软件设施,如汽车,充电桩,停车位,汽车联网。这不仅包括促进市场参与者,还需要政府和政策的指导和支持。它需要市场参与者和政府之间的统一平台来运作。

在资本“共享”的盛宴中,共享经济的下一个出路在哪里

分享办公室或下一个热点

尽管困难重重,共享经济无疑被寄予厚望。“共享经济”在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出现时仍是一个“新词”。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再次强调,政府应在2017年“支持和引导经济发展共享,提高社会资源利用效率,改善人民生活”。

《2017年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预测,未来几年,共享经济将继续以年均约40%的速度增长。到2020年,经济交易的份额将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0%以上,到2025年将上升到20%左右。

那么,在短期内共享自行车和汽车之后,谁将是共享经济的下一个出路呢?“与人们生活密切相关的‘食物、衣服、住房和交通’领域的生活资料共享可能更容易实现。”鲁宾·李分析。

宏泰创新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王认为,共享经济有三个核心:第一,供给方需要大,即有足够的闲置资产;第二,有更多的用户。第三是用户和平台之间的紧密联系。

“通过比较这些因素,可以判断共享办公室必然是共享经济的下一个爆发点。”王分析,首先,中国已经进入房地产存量资产时代,盘活几十亿美元的产业,共享办公可以有一个大的舞台;第二,市场是巨大的,中国每天有4万家企业诞生,相当于一个中等国家的企业数量,办公空间空就够了。

“我曾经了解到,一家公司的租金占公司成本的70%,这太高了。共享办公空间可以降低办公空间成本,提供更好的服务。”他说。

此外,sharing 空的关键在于强大的操作性,即平台与用户之间的连接,用户与用户之间的连接,帮助他们连接外部资源,推动他们相互连接和补充资源。

中创之间的巨型WeWork的最新融资还是王判断的一个注脚。据报道,软银集团已投资3亿美元在我们的工作。有消息称,我们的融资仅仅是个开始,未来至少有两个总计30亿美元的大型融资项目。

苏宁金融研究所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也认为,各类向创业企业输出资金、人才、办公空间等资源的企业孵化器,都是共享经济在企业管理中的应用和支撑。他说,这种新的共享模式大大降低了企业创新创业的门槛,增强了民营资本和民营经济的活力,正在成为实体经济转型发展和创新发展的新动力。

王在不同场合多次强调,创业首先要考虑赚钱。在他看来,共享办公室能成为一项有利可图的业务吗?“共享空之间的单价相对合理,并且共享自行车没有高损失。竞争还没有达到白热化的程度。至少从我们的角度来看,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实现了空的收入平衡,利润是有望实现的。”他说。

王认为,共享空还需要进一步提高盈利能力,“提高经营管理水平,整合产业链,提供更好的产品和服务,发展增值服务等”

来源:卢森堡言论报中文网

标题:在资本“共享”的盛宴中,共享经济的下一个出路在哪里

地址:http://www.longtansi.com.cn/lsbsy/1454.html